栏目导航

曾道中
曾道中特玄机
曾道中一诗中特
曾道中白小姐资料
曾道中八句输尽光
曾道中特玄机20l7

曾道中八句输尽光

主页 > 曾道中八句输尽光 >

江苏科技改革30条:一揽子新政回应科研人员关切

发布时间: 2020-01-23

  中国矿业大学科研人员正在实验室进行研究工作中国矿业大学宣传部供图

  2020年1月17日,带着满身的疲惫,中国矿业大学副研究员王勃与课题组其他2位老师、5名研究生从山西介休大佛寺煤业返回徐州。

  “这个矿井在治理水害过程中,又发生了新的突水险情。我们团队所有人紧急赶赴矿上,冒着生命危险连续下井,经过10天终于在F6断层找到一个隐蔽的突水通道,为矿井解决了大问题!”

  作为一名工作仅7年的青年教师,王勃已经成为校内新闻人物:2019年11月,他带领课题组与山西介休大佛寺煤业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合同金额高达6308.5万元,成为该校近十年来最大的横向科研项目。

  在过去,像这样来自市场的横向科研项目,要参照纵向科研课题进行管理。经费使用不能自己说了算,晋升职称时也被忽略不计。横向项目似乎成了一块“鸡肋”。

  2018年,江苏出台《关于深化科技体制机制改革推动高质量发展若干政策》,即“科技改革30条”,紧盯痛点堵点和难点,用新政回答了科技人员的关切,让科研人员“甩掉紧箍咒”“吃下定心丸”,最终转换为科技发展的累累硕果。

  2019年10月22日17时,即将下班的王勃突然接到了大佛寺煤业公司的电话,一个矿井冒水了。介休是优质焦煤的产地,全球仅有2处,一旦发生透水将遭受严重损失。

  他二话没说,收拾行装,第二天7点就坐火车赶赴现场。当时,井下危机重重,矿工已经撤离,王勃与2位同事冒着生命危险,进入300多米深的井下进行勘测分析,并得出了初步判断。

  “是什么样的内驱力促使我来做这个项目?因为改革以后,横向科研受到重视,科研人员既有名也有利,经费使用也有自主权。”王勃告诉记者,比如这个项目有些井下工程需要第三方完成,过去按纵向科研课题管理,需要进行招标,“招标一两个月,井都淹没了,现在只要签第三方协议,工程队就进场干活了”。

  江苏“科技改革30条”提出,横向经费管理实行有别于财政科研经费的分类管理方式,允许高校院所自主确定使用范围和标准,不纳入单位预算。

  纵向课题实行综合预算编制管理,大幅简化科目数量;省级项目可自主调剂全部预算科目,不受比例限制;间接费用用于绩效支出时,30%以上奖励给35岁以下的青年科技人员。

  在经费使用环节,扩大了直接费用列支范围,比如允许劳务费中发放退休返聘、编外人员相关费用支出,横向经费结余部分大头归课题组。

  “在以前科技经费管理模式下,我们往往要在经费预算、财务报销等环节上消耗过多精力,花费大量时间。”南京工业大学姜岷教授近年牵头承担了多个国家重大项目。但这位合

  现如今,学校按照文件精神推进科研“放管服”,将经费报销的事前审批变为事后监管,简化报销流程。报销审批单据由项目负责人签字即可,不再需要学校领导层层审批。姜岷教授团队也专门聘请了科研财务助理,所需费用还可以从项目经费列支。灵活的经费使用政策,专业的人员配置,让科研人员从繁琐的行政事务中解脱出来,可以专心安心从事科学研究。

  “按照以往学校的职称评审条件,我是没有机会参评正高级职称的,职务评聘办法的出台,让很多和我一样的科研人员有了盼头。”

  南京工业大学夏霆老师今年刚评上学校的社会服务型教授,他也是该校探索职称评审制度改革的受益人之一。

  江苏“科技改革30条”面向150多所省内高校下放职称评审权,惠及20多万教职工群体。建立高校院所事业编制统筹使用机制,对高层次或急需紧缺人才,可采取直接考核方式公开招聘。在业绩考核、职称评定时,横向项目与纵向项目同等对待。

  2018年年底,南京工业大学修订专业技术职务评聘办法,新增了社会服务型系列职称,主要考察社会经济效益和实际贡献,为从事科技成果转化工作的教师提供了职称晋升通道。2019年学校共有5人参加社会服务型职称评定,最终有3人获评正高级专业技术职称。

  夏霆教授主要研究城市水生态修复理论与技术、高藻水源地供水保障技术。自2011年以来,夏霆完成了省内外多个“河湖健康状况评估报告”,科研经费累计近800万元,为地方生态环境建设作出了贡献。

  “社会服务型职称主要考察以科学研究为基础所开展的社会服务对经济建设、社会发展和学科发展的贡献度。增加了评选的维度,学校人才选拔导向不再唯论文、唯课题。”该校科技处负责人表示。

  记者在采访调研中发现,不少高校在核定的岗位总量中,按照岗位结构比例和岗位标准,实现自主评聘教师的专业技术职务,自主确定岗位结构比例和岗位标准。在进人方面,江苏省环境科学研究院通过直接考核方式,一次性引进了4名博士。在创业方面,常州工学院专门成立了创新创业学院,推进创新创业教育与专业教育深度融合,强化创业实训实践,大学生创业十分活跃,有的初创公司收入超过千万。从今年科研院所申报江苏省“双创计划”数量看,2019年博士类(世界名校类)、团队类均实现了大幅增长,增幅分别为167%、22%。

  “不仅经费使用有了自主权,甚至还允许项目失败,没有顾虑我们的新点子更多了。498888王中王!”

  江苏省农科院农产品加工所研究员李莹去年新组建了一个营养与健康团队。作为院里的新兴交叉学科,她们与南京医科大学合作,申请了“特色杂粮代餐食品关键技术创新”项目。

  该院科技处负责人告诉记者,院里每年安排了1300万基本科研业务费,鼓励科研人员做探索性的研究,支持他们自己组建团队,自己提研究方向,自己设计路线,自己定考核目标,也允许项目失败。

  “从最初的‘持权持利’,到‘代权代利’,再到‘还权还利’,我们在成果转化中的权益不断提高,更有干劲!”南京工业大学丁毅教授从事成果转化工作已有十多年,感受最为深刻。2019年,学校实行了“先确权、后转化”模式,鼓励教师创办学科型公司转化科技成果。“学校鼓励教师将成果作价入股创办学科型公司,学校将作价投资取得股权的90%奖励给成果完成人。其余10%作为学校股权,公司创办3年后,鼓励成果完成人回购学校所持股份。激励政策前所未有的好!”

  新机制带来新成效。2019年上半年,全省高校院所技术合同登记6092项,同比增长了91.27%,其中,高校技术合同登记数增幅225.4%;高校院所技术合同成交额达48.59亿元。其中,科研机构技术合同成交额增长了11倍,科技政策效果初步显现。

  天文学家通常在位于恒星“宜居带”内的行星上搜寻地外生命的“蛛丝马迹”。“宜居带”...[详细]

  近年来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进步,许多人担忧有朝一日人工智能会替代人类的工作岗位,造...[详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